WatchStor.com — 领先的中文存储网络媒体 | 51CTO旗下网站

新闻资讯 > 自主可控 > 正文
我国有自主可控的国产操作系统吗
作者: 佚名 2018-06-11 10:41 【你好您的卓宝掉了】

这里涉及3个关键词“自主”、“可控”和“国产”。说真的,我们好像还没有自主的操作系统,但我们有可控的操作系统。

说没有自主的操作系统,是因为我国现有的操作系统基本上是以Linux内核为基础二次开发而成,内核并非我们自主设计,所以谈不上自主。

说我们有可控的操作系统,是因为Linux是开源的和免费的,Linux内核的源代码可以从网络上或其它途径获得,并可以自由地对它进行修改,用它进行二次开发时,无需缴纳任何费用,也就是说,使用它的内核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无需购买授权,不用担心被人卡脖子。这一点上,以Linux内核为基础发展起来的Android(安卓)系统,虽然也号称是开源的和免费的,但却不能与Linux相提并论,至于为什么,请看文后注解。由于Linux的开放性,全世界有数不清的程序员随时随地在对它进行修改维护,没有任何一个操作系统能享受如此服务,每天无数的程序员围着它找漏洞打补丁,提高它的性能。如果它出现了任何漏洞或后门,很快就会被这些工程师们的火眼金睛发现,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它堵住。由于它的程序代码是开源的、透明的,所以也是相对安全的。对比一下微软的Windows,别说系统本身是否存在漏洞,连里面有没有故意预留的后门都很难说,由于Windows的封闭性,即使它们有漏洞或后门,人们也很难发现。

这就是我们说的可不可控。只要它的发展不受制于人,不会被人卡脖子,它的程序代码安全可控,这样的系统就是可控的。否则,就是不可控的。

那我们以Linux内核二次开发的操作系统是不是国产的呢?这个不好说。比如谷歌安卓就是以Linux内核二次开发的操作系统,我们能不能说安卓不是谷歌的呢?但有人就是要抓住“国产”这个词,在政府采购中做文章,政府把“国产Linux操作系统”纳入采购目录,这些人就说Linux内核不是国内自主设计,不能算“国产”,并以此为借口进行抵制。建议以后政府采购目录将“国产操作系统”的提法改一改,改为“可控操作系统”,这样就不会再被别人钻空子了。

为什么我们不重新设计一个内核,打造一个完全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呢?并不是我们没有这个能力,而是目前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即使我们重新开发出全新的操作系统,也仅仅是一个操作系统而已,还得开发运行在这个操作系统上的各种应用软件。在市场被Windows高度垄断的情况下,要打造一个新系统,构建一个新生态,这个难度是不言而喻的,这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何况现在已经时不我待,为什么有现成的、可控的Linux内核,我们不拿来为己所用呢?况且我们还可以分享它已经建立起来的、尽管还不算强大的生态体系。

其实历史曾经给予过我们这样的机会,打造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但遗憾的是这个机会已经被我们自己错过了。

九十年代初期,DOS时代,我们中国的中文系统市场曾经是国内企业的天下,本土软件企业占据了我国中文系统市场100%的份额。比较成熟的中文系统有10数种之多,我们现在还能回忆起的,如:联想汉字系统,2.13汉字系统,ccdos,希望汉字系统ucdos,超想汉字系统,天汇汉字系统,中文之星等等。各路英雄豪杰竞相登场,奋力争夺那份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但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此时的微软已经虎视眈眈盯住了我国的中文操作系统市场,不久便推出了中文Windows3.0。尽管这只是DOS上的一个UI即用户界面,与当时中国软件企业的汉字系统相比,只是操作界面和操作方式的不同,一个是图形界面,一个是命令行方式,都运行于DOS之上,本质上并无太大差别。但微软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我们的很多学者在媒体上大声疾呼“狼来了!”,呼吁我们有关方面站出来,发号施令,集结我国汉字系统各路精英,终结内部自相残杀,一致对外,整合我国已有的各种汉字系统,制定统一标准,给予政策上的保护和支持,设计一个全国通用的中文操作系统。在操作系统从命令行方式向图形界面转型的过程中,这本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但这没有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最终,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微软用Windows这把镰刀,收割了我们中国的中文操作系统市场。同时,我们也眼睁睁地见证了Windows在我国市场生根结果,成为枝繁叶茂的大树,铸就了它难以撼动的市场生态。历史仿佛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短短一、两年,市场上那些曾经踌躇满志的各路英豪就被微软剿杀得一干二净,片甲不留。现在我们还能找到哪怕一个吗?

这确实让人非常痛心。但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们更应该珍惜当前。进入本世纪后,在我国政府支持下,以Linux系统内核为基础二次开发的国产操作系统,到现在又已经有10数家了。百度一下,主要产品有:

1深度Linux(Deepin);

2优麒麟(UbuntuKylin)(由中国CCN联合实验室支持和主导);

3中标麒麟(NeoKylin)(银河麒麟与中标普华合并后的品牌);

4威科乐恩Linux(WiOS);

5起点操作系统(StartOS原雨林木风OS);

6凝思磐石安全操作系统;

7共创Linux;

8思普操作系统;

9中科方德桌面操作系统;

10普华Linux(I-soft OS);

11 RT-Thread RTOS;

12中兴新支点操作系统;

13一铭操作系统;

14 springLinux

中标麒麟桌面系统

(雨林木风桌面系统)

其实这里面还应该有一个,就是中科院软件所旗下北京中科红旗有限公司研发的著名的红旗Linux。北京中科红旗公司是我国最早做Linux操作系统的公司之一,也是最大的国产操作系统公司,一开始就背负了研发国产操作系统的使命,是操作系统研发的国家队。从2000年成立到2014年,红旗Linux操作系统涵盖了桌面应用、服务器、移动领域和嵌入式系统等各个方面,是我国影响较大、比较成熟的Linux操作系统。然而,由于市场生态贫乏,造血机能不足,最终资金链断裂。这家在市场上摸爬滚打14年的公司,最终还是倒下了。2014年2月10日,中科红旗发布公告,通知全体员工公司正式解散,员工劳动合同全部终止,公司进入清算程序,公司品牌、专利等资产也随即被法院查封;2014年6月27日,中科红旗发布公告,宣布拟以公开竞价方式转让公司全部注册商标、全部软件著作权等资产,以偿还公司债务;2014年8月14日,五甲万京信息产业集团以3862万元的价格收购北京中科红旗公司。收购后,五甲万京承诺继续承担红旗Linux相关产品研发、销售、技术服务和品牌推广等工作。红旗Linux倒下后终于又在另一个地方升起。时至今日,红旗Linux的官方网站还在,也没有换名。不过已经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影响力远非从前了。

从中科红旗的遭遇我们可以看出,国产操作系统要想在强大的Windows生态压迫下活下来,必须要迈过市场这一关,但仅靠企业自身的努力已经远远不够了。就好比龙芯中科首席科学家胡伟武在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中说的一句话:我们能够做出世界上最好的CPU,但没有人用。无奈啊,但这就是因为没有生态,我们的市场早就已经被别人占领。

写此文时,在网上搜出一篇公开报道,某年某市政府采购,“微软拿到了操作系统绝大部分单子”,某国产操作系统“象征性地得到了50套,办公软件则全部被微软占据”;某省政府招标,“操作系统一项中,微软中标6100套”,而某国产操作系统“仍然只有象征性的100套”。在得知某市政府软件采购结果之后,在部分国家部委官员、专家学者以及国产软件厂商齐聚的某大厦,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李武强留下一份个人名义的书面声明后,愤然离场。李武强在声明中措辞非常激烈地表示,不少省、市负责软件政府采购的主管部门,置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于不顾,大规模采购国外软件,不采购或者只是象征性地采购部分国产软件,这些做法不仅严重违反了国家《政府采购法》,而且沉重打击了国产软件的发展,把国产软件逼上了绝路。他还希望软件企业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和违反《政府采购法》的行为作坚决的斗争,并要求新闻媒体对违法行为进行曝光。

企业敢吗?不知道。这就是我们国产CPU芯片、国产操作系统所面临的尴尬处境。谁能理解,我们那些默默无闻的科学家、程序员、工程师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干的这件事,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也不知道有没有希望,希望在哪里,也许他们的执着就因为一个简单的梦想。

说实话,这次的中兴事件却给他们带来了希望。今年5月17日中央政府采购网发布公告,第一次将采用国产芯片的服务器、台式计算机和笔记本电脑,纳入了政府采购目录,与采用国外芯片的同类机器并列,而且台式计算机和笔记本电脑都要求预装国产Linux操作系统。真希望各级地方政府能与中央政府保持一致,不要再出现那种“大规模采购国外产品,不采购或者只象征性采购少量国产产品”的事。

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我们的软硬件水平早已是今非昔比,如果说以前我们的产品还不太好用,现在至少是可以用了吧?我们的产品研发出来大家都不用,不支持,它怎么可能提高呢?国外的产品也不是天生就那么先进那么好用的吧?也是一步步在使用中改进提高的吧?党政机关办公电脑是用来办公的,我们现在自主可控的电脑软硬件系统满足办公需要已经绰绰有余。为了国家的安全和产业的安全,但愿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公务人员会人手一台具有全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电脑。我们的生态系统也会加速建立起来,各种应用也会逐渐迁移到国产系统上。甚至通过建立我们自己的生态,还可以推动整个Linux系统生态的繁荣。举全国之力,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我们的制度优势。当一个强大的Linux阵营及生态在我们的推动下建立起来后,Windows还能在我们市场上目中无人、肆意妄为吗?但我们应该注意,政府采购来的电脑,会不会拿回去又换成非国产的操作系统?应该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因为这是办公电脑,不同于自己家里,应该和公务人员平时的考核挂起钩来。

对于我们的软硬件企业来说,这样一个千载难逢可遇不可求的机会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还有许多工作应该做,比如,为了能够让人们顺利地迁移到国产Linux操作系统上,是不是应该为大家准备一本详尽的新系统的使用手册?另外,新系统交互界面的设计,应用的安装卸载等,还有没有需要改进完善的地方?是不是应该充分考虑用户的使用习惯?界面及系统易用性是否符合用户的使用习惯,关系到用户愿不愿意进行系统迁移。在尊重用户使用习惯方面,我国的金山WPS堪称典范,我们的操作系统企业能否借鉴WPS的成功经验?

另外,目前10数个操作系统并存,又呈现出90年代初期的情况,一方面用户很难做出选择,另一方面又造成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的浪费,能不能把我们这10数家公司的优秀人才集中起来,整合成两家,把这两家做大做强,做成中国的微软?

最近看新闻报道,有位学者说,我们现在已经基本上实现了从计算机到网络设备的全自主可控。也就是说,我们的自主体系已经涵盖了全部基础软硬件,从中央处理器CPU芯片、数字信号处理器DSP芯片到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再到办公软件。试想,世界上能够像这样提供全自主平台的国家有几个?除了美国,只有中国了!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多年来,我们在基础软硬件方面的积累,已经将我们推向跑道,何时起飞,只是时间问题了。

注:Android(安卓)是基于Linux内核二次开发的移动终端操作系统。2003年10月,安迪鲁宾等人创建安卓公司,组建安卓团队。2005年7月,安迪鲁宾设计出对所有软件开发者开放的移动平台安卓。几周后,2005年8月17日,Google(谷歌)收购了成立仅22个月的安卓团队及安卓产品。2008年9月,谷歌正式发布Android 1.0系统,这就是安卓系统最早的版本。

谷歌的安卓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安卓内核,由于安卓的内核是Linux,所以这一部分代码是开源的。安卓内核包含了部分基础用户功能,大家可以免费使用。

但另一部分则不同。这部分就是如今叫做GMS的谷歌移动服务套件(又叫谷歌服务框架)。谷歌把提供的各种基础功能打包在这个套件内,提供给APP开发商和手机厂商。这块代码是纯商业性质的,不受开源限制,这才是谷歌核心利益所在,才是谷歌推动安卓的动力。由于GMS长期与安卓绑定,大量的App开发商在开发软件的时候使用了GMS中的接口。这些软件一旦离开GMS,就可能出现不兼容的情况。谷歌安卓的强大生态就是建立在GMS之上的。所以特朗普无论是在硬件上还是软件上都有底气制裁中兴。

为了避免Linux的生态以后被某一个强大的集团收割,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中获取一点什么教训?


标签:自主可控 

Lec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