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Stor.com — 领先的中文存储网络媒体 | 51CTO旗下网站

新闻资讯 > SATA > 正文
认识全新存储架构——IRIS
作者: 佚名 2017-06-12 20:31 【TechTarget】

有可能你从未听说IRIS(Intensified RAM Intelligent Server,Symbolic IO出品),读完此篇,就会知道了。希望你像我一样,感到无比振奋。 我的读者都知道,我很少推介硬件。说老实话,在SDS(软件定义存储)出来之前,“讨厌硬件”是我一贯的风格。 我专栏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在批评昂贵或过度开发的硬件方案,譬如不是真正网络的SAN(存储区域网),廉价零件和毫无意义软件组成的昂贵的存储阵列。简单、易管理的服务器和存储,及其上层的高附加值/硬件无关/厂商中立型软件,才是我推崇的。 因为这些立场,我在专栏中总是吝于赞美,甚至大唱反调,所以大部分厂商都把我拉进了黑名单。但是,IRIS的确让我眼前一亮,并迅速爱上了它。 真的,因为IRIS独一无二。

IRIS架构

       IRIS实现了一些与主流服务器、存储不同的架构。例如,它引入了一种新形态的内存——部分为DRAM,部分为闪存,并由电池或电容保证非易失性——看起来就像下一个登月计划。 又如,IRIS独有的内存存储,完全利用了现有的高速内存通道,彻底摒弃了基于低速PCIe总线的NVMe,或更慢的SATA SSD。某种程度上,可以说IRIS在与Intel鼓吹的NVMe对着干,作为吃瓜群众一员,我非常感兴趣行业接下来的反应。 创新的内存架构给IRIS带来的速度提升,是其他厂商梦寐以求的。虽然看起来和大多数2U机架服务器一样,但IRIS存储带宽高达68GBps,传统基于PCIe 3.0的NVMe理论带宽只有4.8GBps,已经是天壤之别,至于SATA SSD那就好比蜗牛爬了。更令人欣喜的是,IRIS比大多数的全闪存阵列或超融合方案更便宜。 除了鹤立鸡群一堆NVMe闪存供应商,Symbolic IO管理团队——CEO Brian Ignomirello(前Dell EMC程序员),CTO Rob Peglar(曾任职EMC、Xiotech公司),顾问及董事会成员Steve Sicola(曾任职DEC、康柏、希捷、Xiotech等公司)——提出的全新理念,已经扩充了我们对软件定义和超融合的原始定义。 重新定义超融合 和Nutanix一样,IRIS拥有自主的hypervisor,因此是真正超融合设备,很可能成为未来云数据中心的通用模块。所不同的是,IRIS能几乎完全在内存通道中工作,承载任何hypervisor的任何工作负载,提供前所未有的性能。 我最近走访了位于新泽西前贝尔实验室总部的Symbolic IO研发中心。在见证了80多个虚拟机同时于几秒之内启动、且同时提供最高负荷的视频流之后,我激动得几乎站立不稳了。我坚信IRIS将四处开花,尤其是内存数据库市场。 当您的开发人员正寻求全内存数据库(所有的指令、数据、存储都在DRAM和FLASH中,完全不触及磁盘)时,当全行业正响应全内存型超融合设备时,应运而生了IRIS。IRIS的性能轻松应对全内存数据库,IRIS更能轻易横向扩展,这对于超大数据集的数据库是必需的,因为IRIS以独特的方式提升了存储效率。

IRIS的数据容量“扩增”之道

        IRIS不以老套的方式写数据。它使用更丰富的记录算法,基于分形而非二进制,来将更多数据挤入存储空间。IRIS还使用一个独特的文件系统来存储数据,其效率是我见过的几乎最高的。 IRIS是否会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还有待观察。存储界发生过一些革新,例如Xiotech的Intelligent Storage Element,甚至Zetera的Universal Datagram Protocol Storage,都在速度、带宽和成本等方面表现得不同凡响,但仍未撼动市场上三雄鼎立的格局。IRIS的机会很明显,一方面它站在超融合和虚拟化的浪潮之巅,一方面市场对传统领导者越来越怀疑,还有眼下越炒越热的全栈创新。当然,如何有效处理物联网(IoT)及其伴生的大数据问题,有待思考。 IRIS是每个人都值得拥有的高性能计算基础,且其下一代的计算工作也早已展开。Symbolic IO是否能最终享有IRIS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服务器及存储市场的革命性创新是否由IRIS带动,我们拭目以待。


标签:SATA 

LecVideo
论坛与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