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Stor.com — 领先的中文存储网络媒体 | 51CTO旗下网站

新闻资讯 > 企业网络 > 正文
戴尔和NetApp拖慢思科发展 思科未来将何去何从?
作者: WS 2017-02-27 10:55 【WatchStor】

HPE和戴尔正在加紧成为一个更加强大的混合云领域数据中心供应商,IBM则更倾向成为一个认知计算软件供应商,Oracle和微软也都向云迈进,那么思科有什么计划呢?

这个网络巨头是否禁得住产业进化的考验,避免走向衰亡?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思科,2013年,思科尝试通过收购Whiptail进入存储市场,但是最终失败告终。

众所周知,企业数据中心中处于主导地位并且长期增长的就是服务器、存储、网络和系统软件四大部分。相邻的领域如安全和协同都不能算是核心组件。当前这四个主要部分的传统产品受到了 比较大的挑战,以往昂贵的专有产品的高利润正在流失:

服务器领域都是基于英特尔处理器的标准化盒子;

存储阵列则是磁盘与SSD相互搭配(或者只有其中一种)加上软件,底层仍是基于英特尔处理器的控制器或者是服务器。

路由器和交换机可以是软件(基于SDN的网络)运行于白牌机上,这样可以实现原有功能基础上降低成本;

企业自有数据中心系统软件(On-premises system software)则受到更有价格优势公有云和相关替代品的冲击。

2010年前后,思科借助其UCS产品进入服务器领域,然后与EMC合作打造融合基础设施Vblock,此外还与NetApp合作打造了FlexPod融合架构,这两个业务将思科的服务器和网络与EMC和NetApp存储结合在一起。 显然,思科看到了将服务器、存储和网络打包销售给客户的价值。

随着时间推移,基于融合组件的系统逐渐演变成了超融合系统,如来自Nutanix的产品。当然,客户也有可能将他们的数据中心工作负载迁移到亚马逊和谷歌的公有云。微软、IBM和Oracle看到了这里的战略势态,随即建立了自己的公共云,后来又开始转向自建数据中心。现在厂商们认为融合架构可以帮助企业客户以更低成本和运维复杂度构建自身的数据中心,进而推动了融合架构的发展。

但是他们也看到了围绕英特尔处理器构建的企业数据中心市场的萎缩,这些公司的业绩增长一定程度上来源于抢占友商份额和新区域市场的开拓,所以我们看到了下面的一幕:

IBM逐渐剥离了除大机以外的硬件,将更多精力放在软件、服务和云上Oracle建造自己的公有云。

HPE剥离了PC、打印机以及上层软件,将精力集中在数据中心硬件上,比如服务器、存储,也有可能是网络;

微软通过Office365实现进入公有云和混合云领域

戴尔收购EMC并去除了自己非核心软件业务(比如内容管理业务)。自从进入服务器领域并搞砸了收购Whiptail一事以来,思科在存储和软件平台上一直没有大的进展,HyperFlex超融合系统太过轻量化,而且产品本身设计的比较粗糙。

思科的网络帝国需要抵抗的冲击一方面来自SDN,另一方面来自于Arista这样的初创公司。我们可以尝试想象思科在网络领域里像是一个没有EMC的存储领域里的NetApp。虽然思科不是EMC,但是也不会把自家的产品吞掉。坦率来说,EMC认为只有偏执狂才能够生存下来,但是从思科的运作来看,它似乎有一点自满。

on-premises的数据中心已经不再大幅度增长

EMC经历了企业危机,但是其CEO Joe Tucci挽救了企业,之后,他从来没有让EMC放松自满,而且Joe Tucci推动了了戴尔收购EMC。Joe Tucci和Michael Dell都认为,on-premises的数据中心是不会再大幅度增长的。正如数据中心组件供应商HPE那样。

再来看看NetApp和思科。在笔者看来,NetApp的目标是通过融合on-premises和云存储,以及思科的合作伙伴,以及云供应商来达到增长的目的。并想要进入融合存储系统市场,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关键的问题将变成哪些服务器供应商将会成为其合作伙伴。

思科不想破坏其现有的FlexPod业务,正如戴尔不想破坏思科推动的VCE业务一样。UCS推动的NetApp超融合系统将和思科自由的超融合系统形成竞争。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定位问题。

对于NetApp和戴尔来说,参与到思科网络和服务器计划是一种让人上瘾的行动。他们害怕被排除在这个计划之外。

但是,戴尔有自己的服务器和新兴的网络产品,所以它能够摆脱思科。但是,NetApp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是双向的,任何供应商都需要其客户。思科会成为on-premises数据中心设备的供应商。与HPE和戴尔的竞争意味着,它已经从其自由的存储脱身,或者已经变成了平台软件供应商了。这就可以削弱其与戴尔和NetApp的联接。

分析是:

William Blair的分析师Jason Ader看了一眼思科,表示,随着IT的迅速变化,我们越来越不清楚思科的游戏将终结到哪里。这家公司是否能对数据中心基础设施供应商Dell-EMC或者HPE造成影响?思科是否会更少地依赖传统硬件,变成以软件为中心?可能其未来将会倚重安全市场的转弯和快速增长?思科在安全市场已经做得不错了,但是其收入也只占到5%。

Ader表示,在我们看来,没有起到作用的是:思科现有的、化整为零的战略。事实依然是,60%以上的业务还在缓慢增长,其交换机和路由器还处在长期的挑战中,这使得思科处于弱势地位。

思科的软件计划并没有给Ader深刻印象,Ader表示,我们估计思科只有10%以下的收入是来自纯软件的。收购AppDynamics的预测从长期来看是比较有趣的。这家企业太小了,很难对思科的其他业务形成明显的协同效应。

Ader预测了四个可能的路径。

扩大赌注(似乎就是现有的战略)

数据中心基础设施的双重下降

硬件业务向软件业务的倾斜

安全、安全、安全

毕竟,Ader是金融分析师,已经开始对美国川普总统政策感兴趣,美国公司可以收回海外现金,而不需要支付巨额税收处罚。以下是他的想法:

好消息是,思科应该回国执行战略转型,我们相信,这对于其改变命运是必须的。最终,为了执行这个转型,我们认为公司需要有明确的并购对象,而不是当前渐进的方式。

买买买。

Ade表示,思科已经获得了网络领域的主导地位,然后,我们会认为,目前的行业转向云计算和软件定义的模型更多的是结构化的转型。但是,我们不相信老思科能够通过收购在新兴领域获得进展。

所以,我们相信,思科需要进行一个彻底的商业蜕变。思科需要一个明确的战略目标。

Ader对思科的收购可能充满信心,且明确提出了几个可能的收购。

在数据中心基础设施领域,Ader认为NetApp Nimble Storage, Nutanix,和Pure Storage都存在被收购的可能。红帽、ServiceNow和Splunk也是有可能被收购。在安全领域,Check Point, Palo Alto Networks, Proofpoint和Symantec都有被收购的可能。

那么,这些都会发生吗?

我们认为,如果戴尔收购EMC后,HPE更加关注与思科市场份额的争夺,如果公有云变得更加引人注意,如果网络挑战者能够拿走思科更多的市场份额,或许这些会发生,也可能会有多种可能会发生。


标签:企业网络 

LecVideo
论坛与活动